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李义府自家跌倒,却说是我抽打的!”
高阳气炸了。
呯!
水杯粉身碎骨。
肖玲来了,门口两个侍女指指里面,一脸惧色。
肖玲站着听了听里面的动静,觉得生命依旧还有保障,这才弱弱的道:“公主。”
高阳在转圈,止步问道:“如何?”
事件发生后,她还在懵逼中,觉得李义府自行摔倒很解气,李治那边就来了惩罚。
——禁足,等候处置。
这是哪门子的事啊!
想我高阳纵横多年,竟然会被李义府那个老贼污蔑。
“公主,说是李义府如今被送回家去养伤,伤势颇重。”
肖玲觉得自家公主真是太跋扈了。
“公主,那是宰相,不能动手。”
高阳眼睛圆瞪,“我何曾动手?那老贼自家摔倒了。”
公主,你的狡辩好苍白啊!
肖玲心中唏嘘,“可李义府倒下了。”
“那是他自己倒霉!”
高阳叉腰,“回头我就抽死他!”
你真要抽死他,回头陛下也只能把你软禁一辈子。
“公主,歇歇吧。”
室内乱七八糟的,各种杂物。
高阳坐下,气咻咻的道:“拿酒来。”
肖玲招手让人进来收拾,“公主,酒伤肝。”
“可我现在伤心!”
高阳怒道:“皇帝也认为是我弄的李义府,禁足禁足,哪有这等道理?”
可不禁足……肖玲苦笑,“公主,若是不禁足,外面就要闹腾起来了。”
公主把宰相打的头破血流,竟然屁事没有。那些人会喷死皇帝。
高阳突然精神一振,问道:“你说李义府是不是故意在陷害我?是了,笑里藏刀,李猫……定然是如此。”
“公主,新城公主来了。”
高阳微微昂首,“快请进来。”
新城娇弱的进来,微微蹙眉,“我听闻你的事了,打没打?”
高阳孤傲的道:“打了我就认,没打,就算是打死我也不认!”
新城叹息,缓缓坐下,双手托腮,很是发愁的道:“可李义府当时就和你照面了,他一个男人,怎会摔的这般惨?外面都说是你打的,还说皇帝对我们太好了些,当严加管束。”
“一群鼠辈!”高阳不屑的道:“有本事就明刀明枪的和我斗,没本事躲在后面暗算人,也配称为男儿?”
小贾这等才是真正的男儿,其他的……
“可此事很麻烦。”
新城柔声道:“那些人定然想让皇帝严惩你……当时可有人看到了?”
高阳想了想,“当时没人看到。”
姐,你真倒霉。
新城捂额,“麻烦了。”
“我不怕!”
高阳嘴硬。
新城出来,吩咐道:“去皇城外。”
皇城外,大道边。
有人去通知了贾平安。
“新城这哥们大白天来寻我干啥?”
“咦!也不对,她白天不寻我,难道晚上来寻我?”
贾平安出了皇城,见马车孤零零的在那里,就走过去,“公主。”
车帘掀开,露出了那张黛玉般的脸。
带鱼,你好!
贾平安拱手。
新城低声道:“高阳那边说她是冤枉的,可宰相伤了岂是小事?连长孙无忌都会站在李义府那边。我问过她,她说当时并无人看到。”
贾平安正在调查此事,闻言赞道:“公主兰心蕙质,心地善良。”
新城叹道:“我再怎么也没办法去弄清楚此事,要不……我进宫为高阳说几句话吧。”
“没用。”贾平安觉得新城低估了此事。
“总得试试。”
这哥们果然是耿直。
可惜晚些新城黯然出宫,和贾平安再度聚首。
“没用。”
“我早说没用,此事就算是皇后劝说都无用。”
“那怎么办?”
新城捂着胸,林黛玉上身了。
“我已经有了些眉目,让高阳放心。”
新城看着他,“小贾,不用安慰我。”
我没安慰你啊!
大伙儿都是哥们,安慰你干啥?
哥们就是你倒霉的时候会伸出援手,但却要损你一番的那个人。
一边帮你,一边损你。
等新城走后,贾平安回了百骑。
“武阳侯,高丽那边有消息。”
高丽?
贾平安现在就盼望着战机出现,一巴掌把高丽拍个生活不能自理。
“说。”
包东说道:“初春的时候,大唐一个军士夜间迷路,竟然过了贵端水,天明被高丽游骑发现,随即劝降……”
贾平安仿佛看到了贵端水畔一个孤独的战士。
敌军疯狂围了过来,他能如何?
“高丽人开出了三万钱的赏格,再加两名美女,那军士毫不动心,随后围杀,那军士重创落水,在下游被救了出来……”
“我大唐男儿,自然就该如此!”
这话一出口,贾平安不禁愕然。
他竟然已经把自己当做是了其中的一员。
我也是大唐男儿!
“是啊!”
包东也颇为激动,“高丽人沿途搜索,救那军士的乃是一群百姓,问清之后大怒,竟然冲杀了过去……”
卧槽!
百姓去冲杀正规军。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掃把星 ptt-第605章 賈導看書
辽东的百姓啥时候那么豪迈了?
“如何?”
包东的眼中多了异彩,“大败高丽游骑。”
这便是大唐百姓。
见到军士落单被欺负了,他们不是说回去报信,而是拿起刀枪,上马渡过贵端水去砸场子!
“这便是军心民气啊!”
什么叫做军心民气?
首要的便是民气!
什么是民气?
这便是了!
这样的大唐……
贾平安急匆匆的进宫请见。
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05章 賈導熱推
李治得知了消息后也为之一怔。
“这便是我大唐的军心民气,陛下,臣以为可鼓舞。”
李治点头,“前隋时,高丽人得意洋洋,跋扈嚣张,辽东一带就是他们的狩猎场。炀帝征伐高丽,倾国之力却大败。君臣不同心,帝王不明武事却胡乱插手……此大败之因。”
“几度征伐大败,高丽人自诩中原为弱小,觊觎中原之繁茂。大唐立国,幸而一战击败突厥,高丽震动。先帝领军征伐高丽,数度击败高丽人……这军心民气是如何起来的?朕看便是这一次次的胜利积累起来的!”
李治心情大好,“让他们把那个军士和那些出击百姓的名送到长安,朕亲自封赏!”
“是。”
李治的眉动了一下,“另外,事发后,当地驻军为何不出击?”
贾平安没看到地方出击的消息,“臣不知。”
“怯弱!”
李治起身,负手走下来,“大唐的将士被欺凌了,为何不出击?”
贾平安不禁想到了宋明。
——不得擅自挑起争斗!
“臣去问问。”
贾平安去了兵部。
“出击了。”
兵部的官员笑道:“事情发生后,三百骑越过贵端水,一路冲了过去,绞杀了高丽两股游骑,随后焚烧村子十余,满载而归。”
艹!
贾平安出了兵部,看着蓝天,胸口里多了些莫名的激荡。
别动我的人,否则我弄死你!
弄死你!
这个不是玩笑,更不是警告,而是血淋淋的现实。
从帝王到臣子,再到贩夫走卒,无不在践行这个现实。
到了后来,那些读书人已经不满意循规蹈矩了,他们采取了更激烈的方式,自荐,或是求推荐……把自己弄到边塞去,一时间,无数边塞诗唱响世间。
军方的反应得到了皇帝的赞许,随后嘉奖令下发。
“但凡高丽人敢动手,打!”
“为何要等他们动手?为何不能是我们主动动手?”
一阵喊打喊杀声,有老将甚至上了奏疏,建议攻伐高丽。
李敬业兴奋的鼻子上的青春痘都差点爆了,“兄长,此次我定然要去高丽。”
“征伐高丽的时机未到。”
这娃想多了,现在的大唐依旧在整合中。
李治高居御座,不断在和这个帝国磨合,一旦磨合结束,他将会露出自己的另一面。
突厥,高丽,百济……一个个名字最后都只能去历史书里寻找。
但还有一个大敌。
吐蕃!
禄东赞在看着大唐,虎视眈眈,垂涎欲滴。
击败大唐,吐蕃就是最靓的崽。
“时机未到?”
李敬业失望的道:“我还想看看高丽女人甩屁股。”
“上次不是看过了吗?”
上次出使高丽,泉盖苏文表现的很友好,李敬业坏事没少干。
“太少了。”
“滚!”
贾平安蹲在宫外琢磨了许久,随即去了高阳家。
别人被禁足了不是沉思就是沮丧,高阳还好……
公主府宽敞,竟然有个跑马场。
高阳手持马槊,有板有眼的舞动着。
娘的,竟然比我会耍。
冲阵用马槊最为犀利,可贾平安却一直不肯学。
高阳看到了他,就策马冲来。
马速不慢,马槊闪闪发光。
高阳扔出了马槊。
卧槽!
这个娘们是想杀人?
贾平安动都不动。
马槊就插在他的身前。
高阳策马过来,挑衅的道:“比试一番?”
这娘们飘了!
“马来!”
公主府不缺好马。
贾平安上马,拔出横刀,“公主只管来。”
高阳娇喝,“我的马槊是先帝教的,你……”
轻蔑的高阳率先发动了进攻。
贾平安轻松的避开了马槊。
马槊由刺变成扫,高阳得意洋洋。
贾平安弯腰避开,伸手……
走马活擒!
“再来。”
高阳伏在贾平安的身前叫嚣着。
你又不是孟获。
贾平安把她抱起来,自己下马问道:“那一日具体什么情况。”
高阳坐回了马鞍上,“那一日我说去看看太子,太子在读书,我就在前面等候,李义府正好来了,我和他口角几句他就进去……晚些他出来,我在台阶下上去,他在上面下台阶……”
“很近?”
高阳伸手比划,“很近。”
这娘们是准备要挑衅李义府吧。
“这时候太子出来了,那些人喊太子出来了,李义府摔倒……”
“就这?”
贾平安觉得不至于吧。
李义府要想栽赃高阳,也犯不着自己出丑,还摔的头破血流的。
若是陷害长孙无忌还差不多。
高阳努力想想,“对了,李义府回头去看。”
姐,你就不能细心些吗?
糙高阳果然名副其实。
“那个……你当时做了什么?”
高阳说道:“我举手和太子打招呼。”
“那先前为何不说?”
高阳无辜的道:“这很重要?”
这个憨婆娘,我对你无话可说……
高阳下马,“此事我觉着是李义府陷害我。”
李义府欲哭无泪。
高阳的性子骄傲,若是真的动手了不会隐瞒,所以此事和她无关。
但李义府事后却不解释,这份用心……
……
“阿郎,说是高阳公主被禁足,外面群情激昂,都说要严惩她。”
李义府躺在床上,气色还好。
“高阳跋扈,和贾平安交好。”李义府的微笑不见了,微微皱眉,眼睛就变成了三角形,“贾平安这几年能平安度过,老夫一直觉得高阳在其中起到了大作用,此次正好让她吃个大亏也好。”
老仆看看外面,回身低声道:“阿郎,这伤不重呢!”
“重不重老夫说了算。”
李义府冷笑,“老夫要成为陛下的心腹,许敬宗是对头,而贾平安不但和许敬宗狼狈为奸,更是在皇后那里颇有些被看重。若是能让他灰头土脸……这便值了!”
同行相忌,窝里斗也是一种形式。
……
贾平安进宫了。
“陛下,高阳公主之事臣有了些想法。”
李治皱眉,“什么想法?”
“臣觉着当时公主没动手,但需要去现场看看,还请陛下这边去个人作证。”
李治点头,“王忠良跟着去看看。”
王忠良和贾平安出去,问道:“可是有证据?”
“证据没有,不过可以测试一番。”贾平安淡淡的道,眉间全是自信。
测试……
到了武媚那里,武媚没意见。
“怎么测试?”
贾平安说道:“我想把当日的场景重现一番。”
曹英雄和太子也来了。
当日在场的人一一赶到。
武媚在殿内看着奏疏,突然笑道:“外面说高阳和平安之间不简单,有人还为此辩驳,说不可能。可高阳才将出事,平安就急匆匆的来为她解困,这是不打自招。”
邵鹏补刀:“奴婢当初在百骑时,武阳侯就和高阳公主有些交往,不过开始是被抽了一顿。”
“哦!”武媚颇有兴趣,“后来呢?高阳性子烈,就像是一批烈马,平安后来如何让她温顺了?”
烈马?
邵鹏觉得这个比喻颇为恰当。
“武阳侯做事一板一眼的,说是有男儿气。”
我做事还要你来教?
贾硬汉就是这么征服了高阳。
“竟然如此?”
武媚摇头,“女子不可能为了什么男儿气去喜欢一人。”
邵鹏想不到别的理由了。
周山象欲言又止,武媚点头,“你可有话说?”
“皇后,其实……”周山象脸上微红,“武阳侯还俊美啊!”
武媚一怔,然后莞尔,“是了,平安不但有男儿气,还俊美,加之才气无双,女子喜欢他也是应当的。”
这话怎么有些老母亲的那种欣慰和骄傲呢?
还有一种‘天下女人都该喜欢平安’的自信。
外面,贾平安在复盘。
“那一日公主先去了后面。”
众人跟着一路到了后面上课的地方。
“当时的情况说说。”
赵二娘当仁不让,“当时奴在上课,殿下用心听讲,曹侍读却……”
曹英雄赶紧一个谄媚的眼神过去。
妹纸,回头我请客。
“……曹侍读却看到了公主。”
逃过一劫。
“殿下起身问好,随后说还有功课,一会儿就结束,公主就离去。”
贾平安回身,众人跟着。
赵二娘给了曹英雄一个鄙夷的眼神。
这女人看似凶狠,可关键时刻还是心软了,否则一句话就能让曹英雄吃不了兜着走。
一路到了前面,殿外的台阶下。
“此刻公主就在台阶下。”
一个内侍出面作证,“奴婢恰好路过看到了,公主在台阶下踱步。”
高阳历来都是坐不住的性子,风风火火的,贾平安都能想象出她负手在台阶下不耐烦等候的模样。
那娘们……
邵鹏说道:“李相和皇后说完事出来……”
“等等。”
贾平安叫停,问赵二娘,“殿下下学时,可正好是李相出来之时?”
赵二娘摇头,“奴当时在后面,殿下和王霞一起出来。”
“王霞是谁?”
王霞上前,“奴是王霞。”
“你当时可看到了李相?”
“看到了。”王霞回忆了一下,“当时奴在太子的身边,边上有内侍行礼……”
“可有人说话?”
“有,内侍行礼说殿下。”
“你去当时的位置。”
王霞退后,李弘一脸急切,“孤呢?”
呃!
“殿下也去吧。”
李弘那么矮小,当时能看到什么?
众人都想笑。
里面,武媚放下奏疏,揉揉眼睛,“平安弄这个有何用?再缓几日吧,我去和陛下说说,想办法把此事给平息了。”
周山象觉得很难,“怕是难呢!”
武媚淡淡的道:“让李义府闭嘴就是了。你去外面看看。”
“止步!”
王霞到了地方,和李弘站在一起。
“老邵,你来装作是李相。”
邵鹏退后几步,缓缓向前……
“注意,那个……谁来装作是公主?”
刚好出来的周山象举手。
你和公主不清不楚的,今日我便来扮作是公主,看你如何。
周山象下了台阶。
“准备,走!”
贾平安突然生出了一个念头。
这不是拍电影的场景吗?
有演员,有剧本……
他就是总导演。
邵鹏下台阶。
周山象上台阶……
贾平安指指王霞那边,内侍行礼,“殿下!”
“老邵,回头!”
邵鹏回头。
“周山象打招呼。”
周山象举手打招呼。
“错了。”
贾平安把自己的马鞭递给她,“公主喜欢握着马鞭,你握着,一边喊太子,一边准备抽打邵鹏。”
再来一次。
邵鹏下台阶回头。
“邵鹏的脚……”
下台阶回头有风险,邵鹏的步伐有些乱了。
他再度回头。
周山象举手,“太子……”
马鞭露出来了,邵鹏下意识的闪避……
动作凝固。
没人说话。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