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吐出一口黑烟,先紫仙尊不敢置信的躺倒在地。
妙趣橫生小說 溯源仙蹟 南有道-第六百八十三章 生死無常,時代更迭展示
黑色蓬松爆炸头中的一丝爬伏的黑发,倔强而不屈的向天雷展现一个仙尊的最后一丝丝尊严。
雷霆万钧,天地无极。
任正道苍茫,阻不住黑暗大势的汹涌。
谈人间百世,如今不过是浪花一朵朵。
少年站立在黑暗时代前,任凭风动,淡然处之。
小男孩看着少年的逼格指数蹭蹭往上涨,更加郁闷,但也从地上爬了起来。
本想再趴会儿,可看少年不要脸的站在那,像是此壮举是他早就的一样,着实气人。
“这是我干的。”
小男孩掐着腰子,扬天大吼,说不出的豪迈与气概。
整片天地,都为之呼应。
黑暗时代,因而兴奋。
仿佛找到了主心骨,黑暗潮汐更加汹涌,黑暗浪潮更加狂躁。
原本乌云密布的天空,被黑云浸染,成了灼灼黑幕,遮蔽史前。
幸存的生灵无助呜咽,眼中希望悄然消散。
地界沦陷,人间灭绝,天界遭受史无前例的攻击。
黑暗的浪潮是幸存者挥着不去的阴影。
光明已经不可见,这个时代,希望何等的渺茫。
“囡囡好像妈妈,妈妈不要离开囡囡,囡囡以后一定好好听话。”
发着高烧的小女孩,已经冰凉的女人尸体。
青年苦苦支撑起的究竟是绝望的地狱,还是希望的摇篮?
“父亲,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史前生灵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青年双眼布满血丝,纯净的雷云已经变得稀薄脆弱。
在这片黑暗的土地上,除了生死之外,其实还有第三个选择。
“我受不了了,就算变成怪物,我也不要在承受这种没有希望的鬼日子。”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冲出了净土,亲自投身黑暗。
生死的界限被模糊,人与怪物的距离是那么靠近。
黑暗浪潮掀起的不是尸体,是一头头虎视眈眈的怪物。
泯灭了人性,与黑暗为伍,如今归来,竟要以人为食。
青年回头,最后扫视幸存者。
曾经的生灵,一个个减少,如今竟然已不足百人。
“父亲造下的孽,做儿子的来偿!”
源初盘膝坐下,浑身云雾缭绕,雷电交织。
湿润的凉风吹拂过每一个幸存者的脸庞,为其抚平一切不安与病痛。
风吹动了星光,云雾分割了生死。
幸存者的守护神,在抽噎声中,化作了最美的雕塑,隔断了死亡,截断了不朽,为生命留下了存续的火种。
作为守护者,曾经为人类传下过修炼法门,如今再世,却是认贼作父,此生为耻!
黑暗无边,却冲不破薄暮浓云。
诡异再强,也抵不住人间真情。
守护的力量,是一道光,照亮了黑暗的路。
源尘心有所感,看向那一道光。
心弦悸动,少年身体消失,再出现已经是在雕塑面前。
雷霆云雾未阻挡源尘,让他轻松入内。
“臭小子,爸爸让你死了?”
源尘一指点向雕塑眉心,本想救活源初。
可是源初感应到是源尘的气息后,竟然死的更快了。
与此同时,可能是感应到云雾波动,周围的怪物竟然开始聚拢,朝这边冲来。
“给我回来!”
永远别想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永远别想救活一个心存必死信念的人。
源尘超脱轮回,法力通天,可无法动用无上威力, 依旧不能救活他。
怒吼声从四面八方出来,那是黑暗中的怪物开始了进攻的号角。
“一群垃圾也敢欺负我儿!”
剑光冲霄汉,幽明憾古今。
以史为镜,史前的所有镜面都在这剑光中崩碎。
连这黑暗时代,都开始摇摇欲坠,即将彻底湮灭。
“滚!”
少年一声吼,黑暗的洪流以源尘云雾净土为核心朝着四面八方奔腾而去。
如同撞上铁板,眨眼便已无踪。
光明普照大地,太阳笑了,但一道剑光而过,太阳炸了。
星空如期而至,月亮弯了,一道目光扫过,月亮没了。
天空、大地,开始如玻璃般碎裂。
史前时代,终将落幕。
后人再思,已无史前足迹。
扣人心弦的小說 溯源仙蹟 愛下-第六百八十三章 生死無常,時代更迭推薦
纵观历史,也再无史前记载!
史前究竟有无文明,有无人类,都成了旷古谜团!
【源尘哥哥,我有办法救源初。女娲分身的九彩星印可以令源初重生,但是重生的他,会忘记一切,甚至他还会特别讨厌你。】
源尘眼前一亮,道:“当真!”
超棒的都市言情 溯源仙蹟討論-第六百八十三章 生死無常,時代更迭
这小子敢讨厌我,若是敢讨厌我,我弄死他!
按照洛神冰的指示,源尘开始拯救源初。
这个孩子,源尘用血孵化出来的。
他流着源尘的血,那就是他源尘的孩子。
谁都不能欺负,除了他自己。
最后将女娲分身的九彩星印打入了源初体内。
果不其然,片刻功夫,雕塑便开始了发光。
心思放松间,源尘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情,低沉道:“洛神冰,这不会也是你的安排吧。”
【臣妾不在服务区,请婚后联系。】
源尘:“……”
洛神冰自从当了女人,真是越来越不讲道理了!
简直不把他这个男人放在眼里!
九彩光芒出现,扑哧一声突兀响起。
一个九彩色的蛋滚落在地。
源尘:“……”我儿子生了个蛋,问我是什么品种。
九彩色冲破天际,修复着天地。
史前已过,女娲之光补天。
幸存者都被洗去了记忆,成了新天地第一代的人。
时代流转,沧海桑田。
短短十数年过去,这个被称作洪荒的新时代已经开始焕发新的生机。
源尘抱着还未孵化出来的蛋,转身进了古墓。
古墓无视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
刚入古墓,迎面便碰上了还在原地打转的小男孩。
小男孩本来打算逃命的,结果被困在古墓里了,在这里转了几个小时,然后源尘就进来了。
“本仙尊一直在等你,接下来……啊啊啊,莫打老子!”
魔方始终跟在源尘身后,不曾离开过,因此免了这顿惩罚。
可是小男孩这个缔造黑暗时代的存在竟然选择了逃命。
沉寂的古墓,难得迎来了痛苦的惨叫声。
这惨叫,如同杀鸡未杀死的断头惨叫,又好像是公狼夜晚的孤独对月。
那凄厉让人听者伤心,闻者悲痛。
他堂堂一个仙尊,被打哭也是有原因的。
这是在配合源尘出气。
其实小男孩很清楚,如果他的儿子真的没救了,他逃到哪里都无用。
等源尘舒坦了,小男孩才肿着一张脸凑上去,笑道:“前辈,我找到了第二层的入口了,我这就带路。”
正如小男孩想的那样,他当然可以一走了之,可若是自己当真走了,这梁子也就结下了。
往后余生,可就只能一直逃命了。
一旦被发现,只有死亡的份,到那时可就再无回旋的余地。
少年抱着蛋,点了点头。
源尘其实并不想用自己的血,可是源初久久孵化不出来。
他的儿子用别人的血也不合适。
所以,源尘将自己的血液滴在了那个九彩星印上。
这个九彩星印曾经承受过源尘的血。
可是,源尘现在的血有点强,九彩星印承受了一点点就开始冒起了烟。
小男孩在前面拱了拱鼻子,挠头道:“哪里着火了?”
见小男孩就要回头,源尘怒道:“第二层入口呢,怎么还不到!”
小男孩被这冰冷的话弄得怕怕的,正巧前方就是他发现的入口。
立刻回头报告,结果一回头,他就看到源尘抱着的蛋正在冒烟,顿时愣住了。
难道这位被黑暗物质影响了?
准备吃自己儿子?
“看什么看!”
感受着冰冷的眸子,先紫仙尊立刻怂了,急忙转回头引路,道:“前辈,就是前面石像后。”
源尘见这个小男孩回过头了,立即开始滴血。
这黑烟应该是被污染的缘故。
现在除去了污染总该没事了吧。
结果走到石像前了,小男孩竟然闻到了炒鸡蛋的香气,那香味真是妙不可言。
小男孩仅仅是闻着味道肚子就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但是下一刻, 他就感觉浑身发凉,像是被太古凶手盯上了一般。
“怎么?你还要吃我的儿子不成?!”
源尘用血染满整个蛋,然后一脚揣在先紫仙尊的身上。
一道剑光横切而过,差点命中一无所知的小男孩。
小男孩看到刚才自己站立位置的大坑,以及那恐怖的剑气,顿时吓得肝颤。
“前辈,这是怎么回事?”
源尘无奈道:“笨啊,我踩到机关了呗。”
源尘抬脚后,原本镇定的雕塑立刻发起了狂,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就朝源尘这边冲杀过来,一副遇见大仇人的模样。
先紫仙尊一回头,直接怒了,好家伙,竟然敢无视本仙尊!
刚刚那剑光他怕,但是你一个小雕塑还能掀起什么风浪?
雕塑一离开原位,源尘就看到了雕塑后的通道。
这条通道朝下的,估计就是通往第二层。
“小紫啊,你先打着,我下去探探路。”
源尘急需一个安全的地方给儿子护法,于是就进入通道,找了个地方开始孵蛋。
小男孩脸都绿了, 这个前辈不讲武德,怎么能这么欺负他这个小萌新呢!
索性这个雕塑也不强,两人打的还算有来有回。
诛仙剑护法,源尘放下蛋,这蛋已经烫手。
不过自己的血都已经被吸收了,九彩星印的波动也在缓缓隐去,这表明自己的儿子又要出生了。
忽有一道雷霆劈落,将蛋笼罩,咔擦一声,蛋壳上出现了裂痕,一只肥嘟嘟的小手从中伸了出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