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原本的黑烟化作云雾,雷霆便是从这黑雾中劈落,笼罩了破裂的蛋壳。
肥嘟嘟的小手从雷电交织的蛋壳缝隙中伸了出来,试探性的四处抓了抓,然后猛然收了回去。
紧接着是个黑咕隆咚的黑眼珠从缝隙里往外看,似乎很好奇这个陌生的世界。
通道里寂静黑暗,明明相隔不远处的一层入口还有一人一雕塑在拼命厮杀,可这里却没了半分响动。
突然,蛋壳悬空,一声哇呀呀的惊吓叫声在黑洞里回荡,那个黑眼珠子也瞬间消失在缝隙前。
乌云更胜,雷霆更急,噼里啪啦的响声劈落在那陌生的手上。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溯源仙蹟》-第六百八十四章 驚雷初生,詭窗陰屋鑒賞
过了一会儿,那只黑眼珠子便再次按奈不住对外界的好奇,开始偷瞄这外界的风景。
裂缝一直在扩大,但是蛋壳里的小生命却是一直不敢出来。
终于,某一声惊雷中,蛋壳彻底破碎。
一个光滑大胖娃娃穿着小肚兜坐在破碎的蛋壳上,也间接坐在了源尘手里。
破碎的蛋壳化作了最绚烂的九彩道袍,将小婴儿罩住。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溯源仙蹟討論-第六百八十四章 驚雷初生,詭窗陰屋展示
少年见状挑了挑眉,小家伙挺厉害啊,刚出生就下定决心当道士了?
不过源尘没看到的是,就在道袍加身的那一瞬间,他儿子的肚兜上就画上了女娲分身的身影。大胖娃娃看着少年,突然哇哇大哭起来,就像是看到了上一世的仇人,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这直接把源尘给整蒙圈了。
好好地,这是咋地了。
难道源初还记得我?
洛神冰不是说忘记我了?
有点头疼的源尘,发现对付这个孩子真是没办法。
“别哭了!”源尘的大吼就像是往反应堆里扔进了催化剂,一瞬间所有的生成物都爆炸了,还排出了令人窒息的毒气。
一时间,源尘差点没把这臭小孩丢掉。
一番净水术洗礼过后,这孩子总算是累得睡着了。
或许是生前实在是怨源尘,新生儿对于源尘的抵触可谓是空前。
只有捧着,这孩子才安稳。
一旦抱着或者放在肩膀上,这孩子头顶的云雾就像是开了锅的壶水,翻腾的往下喷雷电。
这东西对于源尘来说当然不算什么,可着实有点烦。
幸好过不了多久,那边战斗就结束,小男孩拖着疲惫的身体进入了通道口。
刚入通道口,小男孩就震惊了。
因为他看到了挨雷劈的源尘。
吓得他差点没退回去,还以为是源尘又踩到机关了呢。
现在只要是源尘踩到的机关,都被他承担了去。
现在给他评一个背锅侠的名号估计也没人反驳。
“你过来呀。”源尘笑眯眯的呼唤,更是把小男孩吓得连退了数步,脸色苍白的左右环顾。
都市异能小說 溯源仙蹟-第六百八十四章 驚雷初生,詭窗陰屋相伴
这个距离会不会遭殃呢,这次源尘特意留下来等待,莫非是遇到了连他的都难以抵挡的机关了?
之前那一剑可是历历在目,那陷阱险些就把他给兵分两半了。
“前辈,其实我就是一个小仙尊,实力在仙界都是垫底的,而且我还受了伤,重伤,实在是过不去啊。”
过去就死定了。
绝对不过去,打死也不过去。
源尘点头,随手一会儿, 小男孩就感觉周围出现一瞬间的模糊,然后手里就多了一个穿着小道袍的婴儿。
男婴很温顺,睡得很可爱,只是刚刚出现在他手心里,无数雷霆就席卷而下。
饶是一位仙尊,被这雷霆笼罩,都有一种浑身发麻的感觉。
真·触电的感觉。
“前辈,这是……”
源尘松了口气,重新恢复淡然,道:“我儿子。”
小男孩知道这是将功补过的机会,也不再迟疑。
不过这孩子离开了源尘后,竟有些不安。
源尘编了个道士帽,给男婴带上,这孩子才安稳了很多。
一直寻不到的第二层终于找到,源尘心里其实是有点小激动。
刚刚进入第二层,源尘就看到了不远处正排着队的红毛怪。
这家伙似乎挺开心的,此时正抓着一只鸡腿啃,一边慢悠悠的等着。
其实红毛怪物一点也不傻,他很聪明,能够作为洛神冰手底下的关键一环,必然忠诚也是没得说。
“喂,红毛!”
少年挥手,声音清脆,整个第二层都似乎为止震动了一下。
红毛怪物巨大的身体一僵,然后马上吞了鸡腿,重新变回那副呆呆的样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原本还排的很长的队,好像在源尘的一声话语后,原本的堵塞似乎没了,队伍开始飞快的往前跑。
红毛怪的身体太大,挡住了源尘的视线,让源尘没法看到那些排队的人。
源尘一瞬间来到红毛怪身边,却只看到红毛怪物站在原地,其他排队的人都消失不见了。
看向前方,那是一扇门。
这只是普通的木门,可就是太普通了, 让人觉得有点不真实。
“难道是我眼花了。”
红毛怪物点头。
源尘也懒得在这方面多做解释,既然已经找到了第二层,那接下来就是如何去未来,那个自己离开的血魔古墓。
“怎么离开,去我消失的地方。”
他相信红毛怪物知道自己要去血魔老祖古墓。
红毛怪物没有说话,但是他却抬起手指向前面的一个窗户。
这个窗户是纸贴的,上面还挂着一个大红‘囍’字。
源尘靠近,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仔细一看,才发现,窗户内壁贴满了血手印。
源尘转头看向红毛怪,疑惑道:“这是要考核我的意思吗?”
红毛怪摇头,然后走进了那扇门内。
源尘想要跟上,却惊奇的发现那扇门是画上去的,他根本进不去。
此时,小男孩抱着男婴走了过来,大有几分难兄难弟的感觉。
“前辈,你怎么了?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你没看到红毛?”
先紫仙尊很想问什么红毛绿毛,但是话到嘴边觉得有点智障,就没问,只是摇了摇头,道:“第二层什么人也没有。”
少年点了点头,道:“那我们走窗户吧。”
说完源尘便打开了窗户。
窗户打开,寒风袭袭。
囍字分家,光暗交替。
源尘捂着鼻子走了进去,小男孩带着男婴也钻了进去。
窗户关闭,小男孩回头,忍不住惊呼:“仙尊大舅子啊,这竟然是幅画。”
少年转身看来,正好看到一张贴在墙上的画。
画中的窗户不是重点,重点是在窗户的外面,似乎站着两个人的身影。
看外貌,很像是源尘和小男孩。
“有什么可怕的,万法不侵,百无禁忌,跟紧我。”
在这里,源尘发现自己的力量被压制到了极点,可以说,现在的源尘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前辈,后面的墙上好像有东西。”小男孩也不淡定了,在这个鬼地方,他感应不到一点自己的力量。
可以说,现在的小男孩就是一个普通的人类男孩,一点加成都没有。
血色的手掌爬满了墙壁,连那幅画上都是小孩的血手印。
“开弓没有回头箭,走吧,前面或许还有更多惊喜等着我们呢。”
源尘走出了破旧的木屋,看向远处的荒草。
成年人高大的荒草,也不知道吃什么长得。
这倒不是黑夜,天空雾霾蒙蒙,灰色的天空,像是在强撑着没合上眼。
“这里有条路。”
小男孩跟着源尘,在高大的草林里行走。
可能是心里作祟,小男孩回头看了眼那个木屋,却发现原来的木屋竟然不见了。
可是他们刚刚才走出没有几米啊。
“前辈,那个…木屋好像不见了。”
源尘没有在意木屋,倒是对小男孩的举动有点好奇。
“你一个堂堂仙界仙尊,位高权重,法力无边,还怕这种地方?”
小男孩嘀咕道:“在仙界也没这种地方啊,再说我的力量全都不见了,我从出生便是仙尊,还从未感受过这么弱的时候,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
“没有安全感?”
源尘无语,只能拉着小男孩的手,顺便把已经恢复正常的婴儿抱在了自己怀里。
婴儿一到源尘怀里,就醒了过来,只可惜,现在已经没了雷劈了。
这种荒凉可怕的场景,对于男婴来说,只是新奇的环境。
一路走着,也没有风,也没有人。
小男孩却是越来越紧张起来,他总觉得身后有人跟着,时长回头看。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得魂飞魄散。
小男孩拽着源尘的手不断哆嗦,弄得小婴儿的口水都飞溅了出来。
“前辈,后面那个木屋又出现了!”
源尘回头一看,果然,那个木屋又出现了。
不过这一次,那个木屋门口站着一个人。
天明明不是很暗,可那人就是看不清楚。
“别总是想着回头路,不想不念,我们迟早能出去。”
源尘到没有回去看看的想法,可是小男孩却是摇头道:“前辈,有人朝我脖子吹凉气。”
仙尊的名号再大,在这个地方也有点受不了了。
正是因为太聪明,小男孩才知道,这里竟然能够压制住他全部的修为实力,那么,要想弄死他太容易了。
“怕什么,放心,有我呢。”
小男孩很想说有你有什么用,但是转念一想, 前辈是诛仙剑的主人,实力也强大无边,估计尚有力量存留。
可是他不清楚,其实源尘也跟他差不多。
走了很久,一路无惊无险。
直到天彻底黑了下来,源尘等人才走到尽头。
“前面似乎是个游乐场,不过好像废弃了。”
源尘正要上前,却被小男孩拉住,小男孩指着旁边的一个石碑道:“前辈,那边有个石碑。”
少年走过去,看到上面用血色染料歪歪曲曲写了四个字。
“危险,快逃!”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